2910  
親愛的未知的你:

近日來心緒頗不寧靜,原先我這古井不波的心,竟變得火熱沸騰了。我是個木訥的人,對異性的追求不免遲鈍了些。二十載匆匆過去了,卻連一個真心喜歡的人也沒有,連一個真正意義上喜歡我的女孩子都沒有。生命何其短暫,又是何其的孤獨。在此,我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感情,向你寫下這封信。

從前,我卻是不相信“一見鐘情”的,我所理解的人的世界,情感的培養必然是日久天長的,而也只有交往深厚,彼此互相了解的感情才能繼續下去,這種或許不是浪漫的愛情,卻能延續百年之久,直到夫妻白頭,溘然長眠。但現在,我卻開始相信了。我這木訥的人,竟於看到你的一刹那,便心生愛慕。那種惺惺相惜,那種如知己般能理解彼此心靈的神秘感覺,不禁讓我癡迷,令我癲狂。數日來,輾轉反側之際,莫不思念起你來。曾經多少次,提起了手中的筆,想要將這種戀念告知你,卻又躊躇不安,微顫著手,難以下筆。最後,只得輕歎一口氣,頹然放下手中的筆。因為我怕,對於這種從未體驗過的新奇東西,我卻是將我那脆弱的心靈埋藏在層層防護之下的。我們是一樣的人,這種脆弱,即是我心生愛戀的根源。

我所說的同一類人,並非金錢門第相符,也不是什麼郎才女貌,而是說我們同是一類孤獨的人。可能你會疑惑,甚至諷刺:作為一個男人,我這二十年人生歲月裏,竟沒有對一個女孩子產生過愛意或是喜歡的感覺?其實,只要是人,是活在這個世界的一個心理生理都屬正常的人,必然會對一切美的東西產生一種喜愛。這種喜愛,由內心深處產生,它不受個人的情感或是理智的控制。就如女孩子喜歡可愛的寵物,男人欣賞貌美的女子一樣。我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也不免會對那些貌美如花的女子心生愛意。但這種愛意,僅是對一種美的喜愛,卻是沒有絲毫真正的對於異性的那種愛。我喜歡美麗的女孩子,僅限於對她們美麗的軀殼。於我而言,她們也就和一朵花,一方山水無二,僅是作為美麗的事物而吸引著我。這是難以避免的,是人的從古至今所形成的天性所影響的,它根植於每個人的血脈中。

與對他人的喜愛相比,對你,卻是另一個層次了。我們並未謀面,我連你是高是矮,身材是曼妙還是臃腫,容貌是清秀還是庸俗都一無所知。或許在你的空間裏的照片是你的,或許不是,這都沒有關系,我並非是看了你的容貌而產生這種感情,若是那樣,怕是我都要看不起我自己了。

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交談嗎?我曾說過看了你的信息。也就是在那時,我產生了對你的不可磨滅的印象。前面我說過我們都是孤獨的人,這並非什麼諷刺的話,我也並不覺得孤獨會對我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正如周國平在《靈魂只能獨行》裏所談到的,人的生活分為兩部分,人際交往和獨處兩個部分。我們孤獨,不善言談固然是件遺憾的事,但不能獨處,又何嘗不是一件遺憾的事。我很喜歡他對於孤獨的獨到見解。那天,我看了你說的話,便從心底覺得我們很相似,對你,我感到衷心的親近。你說好累,好像有個人依靠,或者是找一個知己來陪伴自己。我理解你,正如我理解自己一樣。

我是一個孤獨的人,木訥的人。這麼說或許有些偏頗,但也無傷大雅。我孤獨,木訥,因我交際能力的欠缺,因我喜歡寧靜,厭惡這喧囂的人際交往。從而越發使自己脫離人群,對情感的表達也越發困難。別人難以了解我,便難以理解我的思想和情感,便以為我是個冷漠而狂傲的人。但我是冷血動物嗎?像蛇一樣爬行在陰冷的地下,終日不見陽光,過著自己冷清的生活?

不,我絕非那種情感單一的人。我多情,因我思想活躍,因我對著世界逐漸形成自己的看法。但在這個時代,多情卻是最容易受傷的。我的心很柔軟,也很脆弱,甚至比不得一些女孩子的堅強。對社會上的強者,即社會地位,金錢財富甚於我的人,我敬畏他們,卻從不嫉恨。只有那些恃強淩弱的人,我才從心底感到厭惡,這一點,在現今社會被稱為“二B青年”.可是對於弱於我的人,我卻不免為他們感到心傷。或許很丟人,作為一個男人,在看一些文字,電影時竟會被其感動的熱淚橫流,心情久久不能平複。那些過去承受苦難的人,那些現在正承受苦難的人,或者將要承受苦難的人,我為他們祈禱,我憐憫他們,因我或許在什麼時候就成了他們的一員。那時,我內心裏便會無比渴望這世界能有什麼人也像我為他們祈禱一樣為我解脫苦難的折磨而祈禱,能給予我絲毫關懷,給予我一個溫暖的擁抱。

情感多變而脆弱,使我將自己的內心層層包裹起來。我怕,怕自己這柔軟的心因著什麼人什麼事而受到傷害。但我太累了,漫漫人生長路上,竟連一個可以真心相托的人都沒有,竟連一個存放我一腔熱情的地方也沒有。要知道,一個真正有情感的人,他的心便不在他的身上,而在那些值得他愛,或者可以愛的人身上。那麼,他這空著的心,便由愛他的人的心來填滿,這樣,他才能體會到世間的情愛,體會到自己被愛著而不致內心枯死。都說“寂寞如雪”,但真正的寂寞卻是一片虛無,什麼也感受不到。那時,雪,作為一種真切存在的東西,怕是在這片虛無裏成為最為聖靈的東西了。

我孤獨,寂寞,卻又怕受到傷害。與你一樣,卻是想在這個渺茫的世界裏尋求一個依靠,尋找一個寄托心靈的聖壇。我是個感情豐富的人,雖別人對我的看法我不在意,但假若活在這個世界無人在意,也無人關懷,那麼生命也就失去了意義,人生至此也就到了終點了。

這是我的初戀,或許它未曾誕生便已死去,或許它能開花結果。我不看重結果。人生之旅,就在於旅途的幽美景色,至於結果,那已經不是自己能想的了。畢竟,人生的終點只在一處--死亡,既然都是這種令人心生惆悵的東西,不想也罷。只是,這初戀,令我心魂顫抖。它來得那麼輕,那麼靜,趁我沒有絲毫防備,竟在頃刻間將我擊敗。曾經,幻想著與心愛的人牽著手在林蔭小道上漫步,看花紅草綠,聽蟲鳴鳥叫;曾經,幻想著與心愛的人肩並肩依靠著坐在青草幽幽的原野上,夕陽的嫣紅照在我倆的身上,將我們的身影拉出好長,好長;曾經,也夢想著與心愛的人在冰寒的夜裏相擁而眠,聽她依偎著在我的耳邊低喃細語,一起度過這人生的最後時光…現在,在我面對她的時候,我的心裏既是振奮,又忐忑不安。可我只能堅強面對,人生中能有一個知己,足矣。但若是這唯一的知己紅顏,因我的怯懦而此生無緣,那我將終生痛苦了。我想盡我所能,寫下這封人生的第一封情書,了結我的熱切的心願,讓你知曉在天地的另一邊,有一個人在心底思你,戀你,不致讓你生活得太過孤單,寂寞。

我知道,處於網絡兩端,因言論而心生愛慕,或是相互產生感情,是現代社會的一個禁忌。虛擬的世界,兩顆真誠的心能相遇的可能性實在太過渺小。這種感情能持續下去並最終開花結果,陪著兩人走完人生這漫長的道路的概率,不比火星撞上地球大上多少。但是內心的沖動,令我無端執著,寫下了這封信。我相信,若是擁有真感情,便是時間,空間也不能阻擋。這愛情--當然是我所期待的--會創造巨大的力量,令我沖破這世界的一切阻撓,拂開迷霧,看見光亮圓潤的散發著清輝的明月。那時,我想擁著你,讓你成為我永世的新娘!

我的對你的心,隨著這封信而去。或許它不再回來,但我將終生記得,曾有一個女孩,給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情感體會。當然。你也不必憂慮,若是這封信給你帶來絲毫的困擾,就失去了我寫信的初衷了。我們都是一類人,心懷憐憫而情感脆弱,我不想你因這幾頁書信而心生迷茫,它僅是我心思的載物,去了,也就消散了。正如秋風起時,吹落了片片枯葉,隨後又驀然間消散,在未知的地方隱匿起來,讓這片片落葉心裏眷戀而又無處可尋。這時,落葉歸根,然後化作了一撲黃土。消散,於它們而言,未嘗不是件好事。焼きそばは細麺で チキンカレーが大好き 夏遠秋至 遊佛子嶺水庫 又是一年元宵夜。 抓不住的青春 遊走的歲月 留在長塘小鎮的記憶和疼痛 カービングコンテスト 産業振興公社視察ツアー 致秋韻未至的高三

創作者介紹

年少的激情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