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那年,室友們轟轟烈烈地籌劃著五一長假到各地旅遊的事。
  圓規是我們宿舍的老二,他密謀著要和我到北京玩,他說他要到地壇去看看,看看史鐵生筆下的地壇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其實,我頂不願去北京,因為已經去過好多次了。但圓規用巨大的恩惠拉攏腐蝕了我──他答應所有費用他出。反正圓規家裡是開貨棧的,有的是錢,這便宜,不占白不占。
  我們在北京足足玩了兩天,地壇看了,圓規很掃興,說是沒有看到史鐵生筆下的美。更慘的是,好像是在建國門,我們還迷了路,繞來繞去,走了半天,也沒找到我們要找的那路公共汽車。我說,打的吧,他說,不行,能省一個算一個。
  這家伙,還挺摳門的。
  5月3號那天,我們回到了學校。由於還在假期中,學校有些冷清。就連平時那個疑神疑鬼的看門老頭,也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昔日喧鬧的操場,也冷清得沒個人影。下火車的時候,我們在火車站外的小攤上,飽飽地吃了一頓內蒙拉面,我們的目的很明確,回到學校,就直奔宿舍,美美地睡上一覺。
  說實在的,我們已經累得連眼也睜不開了。
  宿舍樓裡,格外的靜,彷彿是被突然抽成了真空,靜得有些落寞。我和圓規往樓上走,想像著無人打擾的美夢將會在偌大的宿舍樓豪奢地進行了,不禁有些心旌蕩漾。
  站在602門前,圓規把鑰匙捅進了鎖孔,一擰,不動。再一擰,還是不動。推一推,明顯感覺門被反鎖了。我和圓規對望了一眼──裡邊有人!誰在裡邊呢宿舍其餘成員的面孔,在我和圓規的腦海裡迅速地過了一遍。圓規咳嗽了一聲,裡邊沒有回應,一種掩住了呼吸的寂靜從屋裡直射出來。這一不同尋常的靜,讓我倆的心“咚咚”地狂跳了起來,那一刻,彷彿我們突然成了撬門入室的賊。
  我們在門外邊遲疑了──也只是恍惚之間,圓規一擺手,示意我往樓下走。
  下樓的時候,我們躡手躡腳,彷彿自己做了什麼虧心事。出樓後,圓規問我,裡邊會是誰呢我說,我也不知道。我們彼此都很納悶。本來,宿舍的幾個哥們說好都出去旅遊了︰這是誰突然殺了個回馬槍?
   我倆坐在操場高高韻看台上,開始猜測宿舍裡是誰。最大的可能是,一對情侶在裡邊。然而,我們宿舍,老四和老五都有對象,都戀愛到了一塌糊塗的地步。那會是老四,還是老五呢?
   我們倆在操場上整整坐了兩個多小時,也猜測了兩個多小時。末了,圓規說,走,咱們再回去看看。等我們再回去的時候,宿舍的門,輕輕一擰就開了。裡邊一切都擺放得很整齊,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這件事過去有些年了,現下回憶起來,602的那扇門,一直靜謐地藏在我的心裡。那一天,我們沒有貿然推開,也沒有硬等著看裡邊的究竟,這樣做,無論如何,都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儘管一直到現下,我們也不知道裡邊的人是誰,可能還會和誰在一起,發生過什麼。
  我始終認為,我們選擇靜靜地離開那扇緊鎖祕密的門,讓那一天。讓一個平常的日子,多了一層人性的光輝。

創作者介紹

年少的激情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