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0  
你一直沒有來,我也一直沒有去,這不代表遺忘,也不代表被遺忘。

如果夜晚足夠長,我想我的思緒會一直蔓延。當我已經起筆時,一聲歎息劃過夜空,這恰是心底最涼,最悲的語言。總是嫌棄想念過於單薄,擔心撐不到永遠,所以便拼其所力的織錦一件又一件的文字錦衣披在身上,這樣才會抵禦那些未知的風寒。

一種怎樣的無奈?獨坐在這小小的角落,安靜著,孤寂著,任回憶漫過心城,有多少故事,有多少路人的影子,在心中重疊?這一路所留下的快樂和憂傷,我一點一滴收藏,存放在了記憶的錦囊。

常常沉迷於這樣的夜裏,習慣性的沉溺於風花雪月的故事,蜷縮在老去的光陰中,撫摸著一年又一年。是呵,冬去春又來,韻華暗換笑春濃,多少盛開到荼蘼的往事,不禁蹉跎,不禁揣摩,恍恍惚惚的便在歲疊中模糊了輪廓。人啊,有時候,就是這樣,一滴憂傷的湖水,就泛濫了所有的情感,就這樣,常常陷在憂傷的城堡裏,不知道何處可以突出重圍?

似水流年,風輾轉四季,懷念那些燃燒的語言,曾讓人相信了愛的美麗,而現實的冷酷,卻又讓人感到意冷心灰。花開花謝的心事總讓人難懂。回首身後一道道風景,誰是誰紅塵中的過客,誰是誰的唯一?那些如花的往事,依然層層疊疊。

在想啊,我總在夢裏,一次次采擷著美好,卻又被現實,一次次殘酷地毀掉。人生,時常有無法破解的迷局,愚笨的我,總是很難猜到謎底。於是,我不得不,這邊在雲上做著夢,那邊又跌落雲端。在每個醒來的日子,沒有新的內容,沒有激情的妝點。一如昨天,或者前天,或者任何一個曾經的過往,來了誰,又遺忘了誰,又想起了誰。一切的一切就這樣在平庸中過去了,在忙碌中過去了,留不下任何痕跡,像風中的輕塵般無聲無息的散去。亦如昨天,亦或前天,送走了什麼,記憶中並不清楚。自己的靈魂與肉體經曆了怎樣的觸碰與掙紮,也早已沒有真切的感受。

光陰喚醒歲月,季節變幻風情。最初的夢,在日複一日的追趕中逐漸朦朧。時間將記憶折疊成了泛黃的紙張,在不知不覺中發現了,曾經的一切已經是那麼的遙遠,伸手想觸摸的時候,鏡頭一晃,便成了空,只是心距還是亦如初年的距離,很近很近。這起落間,若我關上心,是不是就可以不再為我失去的,遺忘的,而心痛?

我想急切的,把所有的柔情訴諸筆端,希望以優美的筆觸,把我的故事,雕刻於一頁潔白的紙箋,不是為了紀念,不是為了回味,只是為了再看一眼,那青春的單薄與純淨。青春,曾經那麼貧寒的一段歲月,曾經那麼倉促的一段時光,曾經那麼卑微的一段心情,在過了多年以後,是不是還如此縈繞心間?當我的容顏已經蒼老,那天真的過客,是不是我的記憶也已經風幹?

花開花謝均有時候,花期長短均有律可尋,而每個人心中的花期,卻短長不定。譬如,在我心中仍嬌豔盛開的花,在別人心裏卻早已凋零了。夜,一如從前,靜靜的,讓我再次感慨,生命其實都是在享受每一次孤獨之旅。

些許的時候,些許的時刻,許我放聲悲歌,我不想掩埋我的疼痛,我不想泯滅我的疼惜。寂靜吞噬著寂靜,沉默重疊著沉默。也許,一個人的世界,真的充滿了無盡的誘惑。也許是心,真的已經感覺到累了。那麼,就讓孤獨望著孤獨,無語看著無語吧。人度幾秋,緣起緣滅,原本,就沒得選擇!

花開花落,春去秋來,人世間,最美好的,無非也就是那些最為原始的情感。每每想起,思念如糖,甜到哀傷!

想要的人生,無人賜予;想愛的人,不與我相守。沒有人預測未來,所以總有人後悔當初。我的一路偏執,最後只換來你轉身離去。驀然回首,發現想找個聊天的人都沒有。原來,在不知不覺中,為了你,我竟然丟失了自己的世界,突然發現我失去的不是你,而是我丟掉了自己,原來這一切只不過是個荒唐的玩笑而已。

人是自私的,始終是看不透徹,動人的背後,往往是心痛。何必去眷戀那些囚禁的微笑來修飾自己這張蒼白的臉。

忽然有那麼一瞬間,感覺到自己可有可無。在純白的時光裏,是誰在思念裏獨自流浪。突然間發覺自己是個華麗的木偶,演盡了世間的悲歡離合,卻逃不過背後的銀色絲線。在靈魂缺失的傷口,連淚都不是知道是為誰而流。突然間想輕聲對父母說句“對不起”,對你說句“對不起”,對自己說句“對不起”。是誰許下了我的天荒地老?我的天真在淚水裏沉淪、孤獨,已經讓我無法負荷。透支的情感讓我變的漠然,是誰把未來續寫,斷斷續續的筆勾勒著蒼白的明天。

人情冷暖薄如紙,背著背包,帶著自己,有多遠就走多遠。如美花眷也抵不過似水流年。對不起,遺失了你,缺席了你的未來!落 葉 野花的幸福 生活離我們並不遙遠 心明若琉璃 浮生半日閑 感 悟 京浜東北線 運行状況は街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ようで す。 安藤美姫は最近気になります。 我想要的 我有夢想的翅膀

創作者介紹

年少的激情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