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已是歲末,季節已至隆冬。晚起的太陽懶洋洋地將一絲溫暖撒向林間,撒向小路,樹林和小路變披上了一層暖色的金裝。風不起,樹不動,連林間枯草也直挺挺立著,顯出屬於這個季節的剛性。兩隻喜鵲在林間飛起又落下,偶爾“喳喳”叫幾聲,大概是互相應答吧。它們看上去應該是伴侶,卻又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很少有麻雀夫妻那樣的纏綿不已。那群麻雀像旋風一樣在林間穿行,那是它們在覓食。麻雀有麻雀的生存方式,它們在冬季往往是這麼一大群一大群地出現,風行林間,席捲原野。

正在目送麻雀家族遠去呢,突然頭上的樹枝搖晃,一個黑影轉瞬閃過,仔細一看,那是一隻被我無意打擾的灰掠鳥。在路旁的苦楝樹上,有一不小的灰掠鳥群在覓食。我擔心驚擾它們進餐,停下腳步。粗粗估略一下,這群灰掠鳥大約有50只左右。它們“吱吱”地叫著,在苦楝樹枝頭挑選苦楝子吃。大約苦楝子的柄比較結實,灰掠鳥先俯身含住苦楝子,然後擺動腦袋晃幾下,苦楝子脫落後,它用尖尖的喙含著,然後再仰頭慢慢吞下——苦楝子相對於灰掠鳥個頭兒有點大,吞嚥實在有點困難——估計也是因為寒冷的冬季沒有其他更好的食物可以選擇,只好以苦楝子為食了。

在喧囂的都市有這麼一方幽靜的林子,可以供浮躁的心在此暫時安歇,不能不說是一件幸事。偶爾駛過的汽車僅僅帶來片刻的騷動,旋即樹林就恢復剛才的寧靜:喜鵲根本不在意車來車往,大搖大擺地在林地裡踱步;麻雀群打一個旋儿,又在不遠處繼續覓食;大多數的灰掠鳥只在車輛駛過時到鄰近的樹上躲一下,有些膽大的干脆無動於衷,繼續在枝頭挑選食物——大概這裡就是它們的家園,而此時的我,僅僅是一個來客,有的鳥兒像認生的孩子,見我來羞怯地躲了;而有些見生人慣了的,就大大方方地玩著自己的遊戲,有時候看上去它們似乎是在有意給客人表演呢!

這片林子在溫暖的季節是城里人休閒的好去處。每逢假日週末,林中的空地總是停滿了車,樹下到處都是玩耍嬉戲的人們。冬日的樹林失去了往日的熱鬧,靜寂中卻有著另一種精彩——我想,這裡本來應該是鳥兒們的家園,是我們這些不速之客總是強行佔領了這裡,使鳥兒不得不逃到異地。如今天冷了,人來的少了,林子的主人——鳥兒回來了!

如此說來,我,或者還有你,我們都是林中的客人

lunch2002'sJournaltravel

創作者介紹

年少的激情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