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每個人回首青春都會後悔,只是因為青春太過美好珍貴,無論怎樣去過都不足以滿足,我們在疾行的風中奔跑,呼啦啦地吹跑很多年歲,也吹跑了很多不該遺失的東西。那些東西在溜走,我們卻在笑。是的,我們在笑,笑在這本該不羈的年代,笑在不管身後如何,前方還有路,很長。
在這個可以大笑的年月,烈焰與驕陽同賽跑相伴。我們頭頂暴日,像夸父一樣曝著雙足,在乾燥的大地上追逐。那些善於長跑的,在路的盡頭會封上“生命不息,奔跑不止”的美稱,而那些謹慎的,或是瘦弱的,卻只能在煩躁的蟬鳴中昏厥,甚至“精神永存”。現實中的我們,倒不會真正不複醒來,卻也盲目地斷送了一些美好。當那些美的沈澱逐漸在視野中消融,我們敏感的心變得頑硬,像磨鈍了的龜殼,上面刻滿了甲骨文。看那上麵包著痂,裡面也許還熱得滾燙,能燃盡整個肺腑肝臟。也許某天,那層痂掉了,那些滾燙滾燙的汁水溢出,你卻會驚詫地看著自己,然後滿不在乎地說︰“不要緊,那些只是短暫的年少輕狂。”殊不知,那卻是你真正埋藏在心底的東西,彌足珍貴,也可能只是滾燙滾燙的憂傷。而憂傷那頭,系著你整個青春的似水年長。
我願意想,這些青春的流水,該是淌到夜的深處。只有在那裡,沒了烈焰,退了驕陽,這些滾燙滾燙的,才能燃起星空下的希望,所以這時,我們該是在夜晚的路上行走的。在這個夜晚,有銀碾的月光和看不見的風。我戀這夜晚,遠處的樹靜靜地等著歲月鐫刻,而我可以自由地為青春取長。我把它們拉直了,拉成不同的形狀,然後鋪在薄薄的月光碎片上,看到它們在腳底閃閃發亮。我們坐在紙背上,說“從今夜起,我們要像……”的童話。還眷戀著一小叢流螢與星光。
我們能輕盈地跳下紙背,然後在月光下旋轉。夜奏著舒緩的**,拖長了音線,想把我們永遠停留在這生命之初最美好的一瞬間。
還記得張曉風在《神祕經驗》中寫道︰“衣冠文物把黑夜弄髒了,黑色是一種極嬌貴的顏色,比白色更沾不得異物。”她寫道了安娜‧卡列妮娜穿著一件墨黑的禮服,顯得風華絕代,出奇冷艷。對夜的戀,我亦有同感。
我們該是在夜中行駛的,或穿行於燈火霓虹之間,或徜徉於小徑寬道。它可以是夏夜,亦可以彌漫著春花爛漫的芳香。青春太過美好珍貴,而我們的青春,就在這裡彎延綿長。它可以勇敢地度過秋、度過冬,然後任自通向各個心之所向。青春,不該是夜晚的路嗎?擁有白晝沒有的寧靜,又擁有陽光之外的溫情、緊張中的釋放。這是普通的夜晚,卻有著最長最舒適的路,最珍貴的年華時光。

構築靈魂的家園 做一棵挺拔的柳樹 心中的風光 畢竟人間溫暖多 要知曉人生的減法 為無悔人生 梅子黃時有雨 妖嬈一世的明媚 童話依舊,美人依舊 各大理石進行不同的保養程序 天然大理石不斷被競爭模仿 大理石行業暗藏危機 淡淡的水晶之戀

創作者介紹

年少的激情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