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什麽就做什麽,這不是放縱,是自由!

華麗不實的幻想裡,我可以飛翔著,卻忘了,自己到底活在何處。
我說我是個瘋子,的確如此。
當我走在世界的一角,世界便從此為界,你們在你們的一方,我在我的地方。
上班,戀愛,吃飯,睡覺。我說我很好,其實是我忘了什麼是好。我不知道大家到底在哪?到底散落在什麼地方,我只知道或許是我太過幼稚,總是任性的想世界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發展。然後裝著什麼都可以接受,什麼都可以承受。我說我是正常的。
可是當所有的一切的都開始力不從心的時候,我喜歡逃避,然後愛怎么樣就怎么了,死不死都無所謂的樣子,一直都是,從沒有什麼改變。
一天,我工作的時候站在一位大姐身旁,她是一個基督教徒,我說大姐你怎么從來都是笑的?
大姐說︰“神賜給了我快樂,神給了我生命,我們都是罪人,是來贖罪的。”
我摸不到頭腦。只記得她說過︰“錢買到的快樂都是暫時的,錢也許可以買到快樂,卻買不到一輩子的快樂。”
我想問︰“我為什麼不快樂?我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我想得到什麼?”
好多的問號,凌亂如同張牙舞爪的樹根,我失去了一種力量,一種能力,快樂的能力。
當夜深或者清晨,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一樣,天黑也好,天亮也罷。世界還是世界,我也還是我,我還是要面對整個世界上的殘酷與糟粕。
我不知道怎么了,這一切原本都是理所當然的存在,因為世界便是矛盾的。可我卻偏偏想較真一下,我就要以我的模式活著,最後竟然迷失了。
可怕的是,不知不覺中,我竟發覺我是這么孤單,且如此不堪的幼稚。
漸行漸遠裡,我在折磨自己,抓狂或者平靜如尸,在或者機械一般的循規蹈矩。夢想或者更為格格不入的詞開始頻繁的出現下我腦子裡。
我也沒有什麼夢想。不然我也不會坐在這,或者說走到今天這一步。
可笑如同扮演小丑的人,竟以為自己是舞台的主人。不發現是好的,可是我偏偏發現了這一點,然後去嘲笑那些“難得糊塗”的人。
當時間慢慢沈澱下來,我竟不知道我還剩下什麼。連一個微笑都沒有,更別說別的什麼東西,有的只是長達幾年來的孤單與嘆氣。何故如此?何苦如此?

樹葉飛舞之處,必有風的軌跡,風的能力必將燃起熊熊烈火。
海南的海 心中存有陽光 捉螃蟹 在首山之約真美 默然望流水長東 為誰風露立中宵 天池-這片神奇的土地 在這最美的紅塵中 享受幸福 被生活惦記著

創作者介紹

年少的激情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