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奈何解不開的心結,時不時就在犯病。心煩的時候我經常一個人坐在陽台上喝著酒 抽著煙 迷茫的看著窗外 胡亂的回憶著曾經的點點滴滴。原來,我愛過,因為,有心痛的感覺 。
黑與白之間依然缺乏色彩,毫無生氣的鍵盤再次留下了寂寞的文字──血。
冬天的氣息漫延在這削弱的武漢天空,走走停停。習慣性地往外望,卻望不到一絲溫暖。風尖刮傷了眼睛所能見到的地方,幾米處都是光明到不了的昏暗,抹上一層濃濃的冰冷,手觸摸到的疼痛,這般的真切。靜靜的躺在床上,看著他們一個個的離開,我拉著那還沉侵在睡夢中的語調跟他們說︰一路順風,下學期見。門被關上的那一瞬間,我突然聽到了孤獨的聲音,這一刻,才明白,原來,又一年在這裡悄無聲息的結束了。我觸類旁通的想起了前幾天那個下雪的早晨,我的空間心情更新︰看雪花漫天,悲傷在流轉,卻掩不住駁流年……
熱咖啡,冰豆漿,白天,黑夜。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不同定義的笑容,奮力的尋找屬於自己的福祉,快樂,而我,依舊孤獨的存在於這個一度糜爛的空間。福祉,熟悉又陌生的詞彙。是太久沒有體會還是真的沒有屬於我的福祉。太多留給人前的笑,太多一碰即碎的愛。找不到回頭的路,徘徊期中,那種迷失的痛。冬天,不安分的季節。心裡太多糾結。
曾經,不知道在那裡看到過這樣一句話︰笑,只是一種表情,與快樂無關。有時候、真的很累很累。卻又得假裝著微笑、不甘把自己的軟弱呈現出來,如此地自卑而又倔強。唇齒間的福祉,舉止中的曖昧,那是我永遠不願觸及的弊端。不理會生活會有哪些改變,或許再怎么了不起的改變也只是一種喧嘩,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人情事故。我不記得過去的日子裡,我有多少快樂。但我確定,那些深入骨髓的都是那些帶著疼痛的悲傷。對自己說隨意而安,順其自然吧。但是。更多時候自己卻還是記得了那些深刻的感受,那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自我欺騙。我不再喜歡喧鬧,不再喜歡漂泊,不再喜歡嘗試與瘋狂的尋找。那使自己帶著疼痛般的偽裝著堅強,孤傲,冷漠。越來越不再是那麼容易接近,只能把自己包裹起來。不再那麼放任的去以為福祉就是一眨眼的把握。伸手的那一刻,我需要做到足夠的堅定與勇氣。
聽著筷子兄弟的《老男孩》曲調,一遍又一遍,心裡無法說出的酸楚。“生活就像一把無情的刻刀,改變了我們模樣,未曾綻放就要枯萎嗎,我有過夢想。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別,只剩下麻木的我沒有了當年的熱血,看那滿天飄零的花朵,在最美的時刻凋謝,有誰會記得這世界它曾來過轉眼過去多少年時間多少離合悲歡,曾經志在四方羨慕南飛的雁,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漸行漸遠,未來在那裡平凡啊誰給我答案,那時陪伴我的人啊你們如今在何方,我曾經愛過的人啊現下是什麼模樣。當初的願望實現了嗎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嗎,任歲月風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只希望,快樂的繼續快樂,悲傷的不在悲傷

創作者介紹

年少的激情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