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職業很特別,它每年都可以認識很多很多的人,並且結下了一段又一段共同奮進的情誼。我知道這是一種緣分。

我是一個老師,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師。
每當送走上一屆學生,迎來下一節學生的時候,身旁的老師和同學們都會洒淚揮手告別。但我沒有。
我不知那是怎樣的一種感受。其實,應該說,我也有不少的不舍。和相處了三年的孩子們告別,多少會有些不情願。但我仍哭不出來。因為,好像少了一種感覺。
每屆的畢業典禮散了後,我都會習慣在學生們散空了的禮堂裡多坐一會。同事們都說我是個愛回憶的人。我想,他們說的是對的。獨自坐在空蕩蕩的禮堂裡,我會複習自己和學生們的歷史。這是只屬於我和我學生們的歷史。當然,偶爾也會插入我小時候的事。也有少數時候會有某一兩個老師和我一起回憶,他們曾有一句話令我很驚心──“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我當時即界面背了下去“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他們都很驚訝。其實,我也很驚訝。作為一個理科老師,我在高中時分就放棄了文科。可唯獨對詩歌,我頗有感觸……
“你是我見過最感性的理科老師。”
“大概是吧”……“我們教了這許多屆學生,我們又是在等誰呢?”
也許是在等一種感覺吧……
禮堂又回到了沈默。
也許他們在思索這個問題。不過,我更喜歡這份靜謐。彷彿,禮堂又回到了屬於我一個人的那份恬靜。
其實,沒有告訴他們的,有一點──我只有讀詩的時候才會哭,哭得那般徹底,哭地那般沉醉,卻也哭地那般無聲。
我想,那是一種感情上得到了的共鳴。那是一種怎樣的感慨,能使淚珠匯成小溪,順著面頰滑下……
我一直都堅信著一點,詩是有魂的。因為,沒有詩魂的詩,就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詩﹗
我還堅信,詩是會說話的。因為在過去的某一剎那,某一人把他的情感具象化,濃縮,塑造,創作出了一個作品。那人未必是什麼文學大家,但他,在感情迸發時,他一定會渴望留住這種感覺。於是,這樣或那樣的一首詩誕生了,等待著下一個能讀懂它的人去發現它。
“你哭了。”我笑了。
我是含著淚水笑的。因為,淚水還能表示,激動。
我笑了,因為我找到了那種感覺,那種我追尋了很久的感覺……
什麼時候,我竟失去了這樣質樸的一種感覺﹗?
後記︰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可能是因為一不小心,嘗試著以老師的身分寫作。也許下次又是別的。

紅蘋果 百家物流人生 苦澀的記憶 大話當今室內設計 做個環保人

創作者介紹

年少的激情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