馱在車  轆上的豐碑  
  我知道白芳禮老人的事是從團中央學校部一位負責人口裡聽得的,他告訴我,在天津有一位蹬三輪車的老人現已八十五六歲了,十幾年來靠自己蹬三輪車賺來的血汗錢,資助了近200個大學生的學費與生活費,曾受到江澤民、李鵬、李瑞環等領導的贊譽和接見。  
  初聽這事,我除了強烈的震驚外,心裡怎么也不太容易接受這件事實。我覺得讓一個八十幾歲的老人而且還是蹬三輪車的老人,用自己那麼一腳一蹬踩出來的血汗錢,去供那麼多青春年少的大學生吃飯、穿衣和上學,實在太有點殘酷了,也太……總之我心裡有種說不清的滋味。  
    去採訪之前,我給天津團市委打了個電話,請他們幫助找到這位老人。5月19日,我正在北京參加一次文學研討會,會的中途傳來天津方面打在我尋呼機上的消息︰“天津無你打聽的那個白大爺……”這怎么可能﹗我走出會議大廳,急忙給天津方面打去長途電話,要求他們繼續幫助尋找。下午對方告知“已找到”。這消息讓我的心像放下了一塊石頭。第二天一早4點我就睡不著了,5點“打的”趕到市郊的趙公口長途公車站,因為來得太早,白白在晨露中等了一個多小時才啟程到天津。  
    9點半左右,市學聯的一位同志帶我在大街上轉來轉去走了好多路,來到了天津火車站。  
    “白大爺就在那個大廣告牌後面。”學聯的同志指著火車站西側的那塊巨型廣告,對我說,“白大爺平時沒有固定地點,到處都走。為了今天你的採訪,昨天下午我專門來了一趟,讓他今兒在這個地方等著。”  
    越過川流不息的車潮和熙熙攘攘的人流,我們來到巨型廣告牌後面的一個三角地。我遠遠看到在那個三角地的路邊,堆放著一攤破破爛爛的東西,有各種瓶瓶罐罐、紙屑廢桶等,在這些廢品堆放物的中央,有一個用舊編織袋片搭成的只有半人高的小棚棚。在棚的後面,只見一位衣衫穿著極為破落的老人在一只小盆裡洗刷著兩頂舊鴨舌帽……  
    “這就是 日本菜Team Building, Management Training, Leadership Training, Corporate Training, 管理課程, 企業培訓, 團隊精神日本菜,日本料理, 壽司,刺身, 鮭魚,居酒屋,日本料理放題,天婦羅,日本料理office furniture電腦用品牙齒美容, 深圳牙醫, 牙齒護理,牙齒漂白, 蛀牙, 脫牙, 假牙, 補牙, 洗牙, 箍牙, 鑲牙白大爺?﹗”  
    “是他。”  

t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